occidentalpetroleumcorporationheadquarters

  • 编辑时间: 2021/9/18 10:12:36
  • 浏览量: 76
  • 作者: Xm官方中文网
occidental petroleum corporation headquarters


记得刚开始打外汇的时候,面对五颜六色的K线,我是一脸茫然。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涨,为什么会跌, 也不知道怎么分析。


   晚饭后妻子喜欢 拿着凳子坐在我旁边,对着电脑指指点点。


  于是他拿出硬币,决定通过翻转硬币买涨不买跌。


  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我在 外汇交易体会到的一些乐趣。


   亏了两千块钱之后,我觉得 这个东西太难把握了,而且没有规律可循,于是就 放弃了,重新开始炒股。


  我老婆对外汇上瘾了。


  每天她下班回来,吃完饭就开始炒股。


  直到她 在里面亏了两万多块钱,我就不再让她参与外汇交易了。


  首先,去年 疫情期间,大家可能会忽略了一些事情。


  第一,我们是1月23号宣布 武汉 封城,2月6号 美国出现了新冠的第一例死亡病例,2月12号国内 创出新高,这就是当时 中国和海外市场的分化。


  尤其是疫情到来之后,中国是在抗疫,加大了人口流动的管制力度,实际上是以战争模式去应对战后的战时经济。


  军队管理、物资管理、人员管理、交通管理秩序都在一个局域范围内。


  武汉宣布封城的时候,并没有医生进入武汉,当形势明朗之后,其他地方都没有了, 4万个军队的医生护士进去,然后瞬间改变了武汉医疗人员的紧缺,这是第一步。


    然后,第二步就是 建立了13个 方舱医院,在国际上历次的大流感里,一旦出现了方舱医院,意味着这个地方的医疗系统已经出现了挤兑,医院容纳不了太多患者,但必须要收治他们。


  所以最后意大利西班牙也在建立方舱医院,但是建立方舱医院一定是意味着你的硬件不行了,4万人进去是搞软件,这样集全国的力量于一点,才能解决问题。


  建完之后,做出判断的前提是全国再没有像武汉这样的城市,不然不敢这么做,这是整个中国的体制优势。


  如果把疫情作为一次战争,这种战时应急的效率确实是挺厉害的,而且不论以什么标准,我们确实也打赢了。


    但是在中国最紧张的时候,美国人根本不紧张,他觉得没问题,道指创出新高,整个欧美国家金融市场十分繁荣,从19年四季度就繁荣了。


  直到意甲球员确诊,他们就开始害怕了。


  一个美国的年轻人,既是运动员,又是白种人,却被确诊了,美国人觉得麻烦了,纷纷担心自己的状况,然后疫情很快蔓延起来。


   外汇市场成交量巨大,主要集中在 银行间市场(LP)。


  零售市场上,信用资质良好和资金 实力雄厚的大型 交易商或一级 流动性 提供商,他们会在银行间市场的某家银行存放高额的保证金, 签订协议,从而接入该家银行的流动性,获取该家银行 给到的银行间市场报价,同时也可以将订单传递到该家银行进行清算, 一般来说越接近银行流动性越好,交易执行越好。


  银行给予流动性不一,会根据交易商创造利润进行调控。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