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還會跌嗎

  • 编辑时间: 2021/9/8 18:36:15
  • 浏览量: 17
  • 作者: Xm官方中文网
美元 還 會 跌 嗎


美国达拉斯联储 主席 卡普兰预计美国GDP将在2021年增长6.5%左右。


  预计通胀将会上扬,可能会超过2.5%,然后趋于缓和。


  我的确担忧过剩问题和失衡问题。


  在 新冠肺炎 疫情期间,美联储将继续大胆地行动。


  一旦疫情结束,美联储就应当撤销部分宽松措施。


  如果美联储在退出宽松政策方面沟通失败,恐怕会助长冒险情绪。


  预计美联储将先缩减QE,然后再考虑加息。


  并不希望美联储的行动滞后于曲线。


  美联储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因为通胀问题而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美国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长期 债券收益率的上升是一种乐观的迹象。


  财政刺激是应对疫情的可喜举措。


  2.5%的通胀 不应该被认为是不可能的。


  美联储将 采取行动防止不受欢迎的过高通胀. 从 人民币汇率 市场化形成机制看,没有货币能一直升值或一直贬值,单边升值和贬值都非市场化行为。


  我国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尤其是要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注重 预期引导,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一年多来促使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三大因素背后是 中美疫情治理形势 分化经济复苏进程的分化、 货币政策的分化。


  首先是疫情治理形势分化。


  2020年我国经过一季度的有效 疫情防控后迅速进入 复工复产阶段。


  而美国疫情则陷入失控境地,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国家。


  其次是经济复苏进程分化, 中国率先实现复工复产复业复市,并实现了2020年2.3%的正增长,而美国则迟迟难以复市,经济下滑3.5%。


  最后,货币政策分化,为了救市美联储采取天量放水措施,导致美元走弱,而中国则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


   在美国4月份CPI飙升至4.2%之后,美联储有官员开始讨论缩表甚至提前加息。


  在疫情防控方面,中国的防控取得了积极成效;美国在新冠疫苗注射加速情况下,今年下半年可能实现服务业重启,美国经济在一季度6.4%的增速下二季度有望继续攀升。


  IMF则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增长超过8%。


  由此,中美在疫情、经济、货币政策方面的相互关系发生变化,人民币兑美元未必会继续处于升值状态,可能呈现双向波动态势。


    扩大 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 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上一篇: indexdax30
下一篇: torontobankstock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