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利欄

  • 编辑时间: 2021/8/26 16:53:22
  • 浏览量: 56
  • 作者: Xm官方中文网
新 利 欄


致力于/让 美国再次伟大/的 特朗普,在上任百日后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 对手,阻碍了他的时间 目标


  这个对手不是被贴上恐怖主义标签的/伊斯兰国/组织, 也不是正在努力获取核能力的朝鲜,而是过于 强势的美元。


    特朗普 直言,目前的美元有些过于强势。


  当美元强势时, 其他国家允许其货币贬值,这会让美国在贸易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他甚至曾经喊出强势美元/要我们命/的口号。


    传统上,过去的美国总统都会支持强势美元政策,至少他们会在口头上 做出这样的表态。


  因为强势美元也是对美国信心的象征,与/超级大国/的地位密切相关。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商人为核心的特朗普显然 不愿意为了面子而赔钱。


  他直言,美元的强势有其优势,但总的来说,最大的优势就是 听起来很爽。


  特朗普一直希望,并不强势的美元能够帮助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振兴国内制造业。


  在 疫情的影响下, 欧洲 经历了严重的 经济衰退,希望 疫苗工作的推进能够帮助加快 经济复苏


  然而,最近欧洲的疫苗接种工作却遭遇了挫折。


    不过, 世卫组织和欧洲药品管理局早前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血栓的发生与 阿斯利康疫苗有关。


  阿斯利康公司14日再次为这种新型皇冠疫苗辩护。


    与此同时,欧洲疫情形势依然严峻。


  由于疫情 趋紧意大利政府决定从15日起在全国大部分地区再次实施/ 城市封锁/措施,包括首都罗马和金融中心米兰,关闭学校、餐馆、商店和博物馆。


   美联储此前表示,美国经济必须在通胀和 劳动力市场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时才会开始 缩减资产购买规模。


  而美联储副主席夸尔斯上周指出,尽管最近消费者价格指数的上涨表明,通胀方面的考验已经通过,但劳动力市场的情况仍未达预期。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官员 布拉德提到 就业市场的下行风险,但他是众多支持及早 讨论缩减QE的官员之一。


  布拉德认为,缩减QE的讨论是基于疫情何时得到充分控制的判断,具体要看6月份FOMC会议的决定。


    一边看衰经济,一边又要求尽早讨论减码刺激,他是怎么解释的呢?  布拉德认为,美联储在就业目标上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但还未完全达标,一味等待就业和劳动参与率全面复苏可能是徒劳的,他表示:  “尽管经济和GDP都在飞速增长,我仍不确定就业情况是否会随之好转。


  但如果我们认为疫情已经结束并开始讨论改变 货币政策,可能会更好。


  ”  他依然预计未来 一段时间内每月新增就业人数不会高达100万。


    相比之下,布拉德对通胀的看法似乎相对温和。


  他预计2022年前通胀将持续高于2%的目标,但在他看来这完全符合美联储在经济反弹时推高价格的目标。


    他补充称,他对美联储去年夏天推出的新政策框架非常满意,因为该框架高度容忍一段时间内的高通胀,以便追求充分就业。


  他表示:  “只有用高通胀弥补一段时间的低通胀损失,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平均2%的通胀目标。


  ”  一些经济学家、投资者和很多共和党议员对美联储提出批评,称美联储可能会被迫大幅调整路线,以防止上世纪 70年代那样的通胀螺旋式上升出现,布拉德对此进行了强烈回击:  “我觉得不太可能看到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通货膨胀那种爆发程度。


  我们现在处于完全不同的状态,我们正在实施的货币政策策略是正确和合理的。


  ”  在谈到未来的加息时,布拉德表示,美联储将谨慎行事,只有在资产购买计划结束后才会将利率从超低水平上调,而这与金融危机后使用的“战术”大致相同。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